華東華南銀行不良率回落三地區銀行風險持續暴露

Mar 5, 2018 1:45:07 PM

開年以來,各地銀監局陸續公佈轄內銀行業金融機構經營情況。從已披露的15個省市銀監局數據看,去年長三角、珠三角等地區的銀行不良率繼續回落,其中上海、浙江等地甚至出現連續兩年不良“雙降”。

山西、河南兩地的不良貸款同樣呈現“雙降”態勢,其中河南不良貸款4年來首現“雙降”。得益於此,河南省銀行業金融機構連續兩年淨利下滑的頹勢得以扭轉,去年全年淨利潤同比增長17.68%至686.25億元。

另一方面,山東、吉林等地資產品質狀況依舊惡劣,仍處於不良快速增長過程中,其中吉林去年末銀行業金融機構不良率達4.31%,位居國內前列。兩地銀行業淨利潤囙此連年加速下滑。

“現在談不良拐點,還是只能省市區域挨個來看,畢竟大區域內的不同都市間經濟和產業結構也不一致,進而造成銀行業資產品質差异嚴重。”一家上市股份制銀行風險管理部負責人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但從全國範圍來看,華東華南地區不良最艱難的時期可以說基本過去了,而東北、西南、山東等地還處於風險暴露過程中。”

不良貸款區域分化

銀監會2月9日發佈的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1.71萬億元,較年初新增1934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74%,與年初持平,“銀行業風險可控”。

但分散到各地,不良情况區域分化較為嚴重。與去年部分上市銀行財報中所體現的基本一致,風險暴露較早的華東、華南地區,資產品質進一步向好,部分省市不良連續“雙降”;東北、西南和山東等地不良率及不良規模則繼續整體攀升。

具體來看,有6個已披露數據的省市去年出現不良“雙降”,包括浙江、廈門、北京、上海、山西和河南。其中,浙江、上海兩地均實現連續兩年“雙降”,廈門、河南則是近年來首次出現不良“雙降”。

以浙江為例,浙江(不含寧波)去年不良貸款餘額較年初减少近300億元,年末銀行業不良貸款率較年初下降0.53個百分點至1.64%,現時不良率水准已低於廣東(不含深圳)。根據省政府工作報告,浙江將力爭於2018年底將不良貸款率下降到1.5%左右。

另一個經濟大省江蘇雖然延續了2016年不良“一昇一降”的局面,但去年末不良貸款餘額僅較2016年初增長7.17%,不良率卻由2016年初的1.49%下降至去年末的1.25%。

反觀東北、西南和山東等地,地區銀行業資產品質惡化的局面仍未好轉。以吉林為例,在經濟增速放緩、過剩行業去產能、國有企業深化改革的背景下,吉林省銀行機构經營壓力加大,去年末銀行業不良貸款率較年初上升0.46個百分點至4.31%,在已公佈監管數據的省市中位列第一。

山東省則在去年超越浙江,成為不良貸款規模第一大省。資料顯示,山東(不含青島)不良貸款餘額較年初增長近30%至1813.2億元,不良率也上升至2.56%。

去年不良貸款餘額增長最快的則是貴州。去年末,貴州銀行業不良規模較年初大增65.84%至550.66億元,不良率較年初上升0.78個百分點至2.63%。

不良變動影響淨利

地區資產品質分化,區域銀行業淨利潤也受到影響,地區差異較大。

其中,江蘇、河南、廣東(不含深圳)、海南和新疆等地銀行業去年淨利潤均實現10%以上的增長。這也是廣東地區(不含深圳)連續第二年實現淨利潤10%以上的增幅。此前,該地區銀行業淨利潤連續多年出現下滑。

河南則是最顯著受益於資產品質好轉的省份。2017年,河南省銀行業4年來首次出現不良“雙降”。體現在淨利潤上,河南銀行業淨利潤連續兩年下滑的頹勢扭轉,去年全年實現淨利潤686.25億元,同比增長17.68%,增幅位居國內地區前列。此外,得益於不良“雙降”,山西全省銀行業存款類金融機構去年也實現盈利403.6億元,同比增長26.44%。

當然,不良“雙降”對淨利潤的影響存在滯後效應,未必能立刻對利潤表產生扭轉效應。以廈門為例,去年廈門地區銀行業實現不良“雙降”,但據廈門銀監局披露,2017年前三季度廈門銀行業累計實現稅後利潤同比下滑43.76%。

在已披露經營數據的地區中,黑龍江、吉林和山東等地銀行業淨利潤繼續大幅下滑。其中,山東地區(不含青島)銀行業淨利已連續4年下滑,吉林則是連續3年下滑,兩地區去年銀行業淨利潤分別同比下滑47.11%和32.26%。這也是兩個不良“雙升”的典型省份。

值得注意的是,從去年二季度開始,吉林地區銀行業連續三個季度出現資產、負債雙雙“縮錶”,年末資產規模較一季度末壓縮超過2000億元。

側欄導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