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央行貨幣政策正常化繼續放緩

Mar 21, 2018 1:40:33 PM

在歐元區經濟持續復蘇的前提下,放弃“必要時擴大每月債券購買規模”的承諾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德拉吉表示,此次對於量化寬鬆政策措辭的調整是一個“回顧性質”的决定,對未來並不具備暗示意義。

不過,由關鍵數據可以看出,歐元區的通貨膨脹率上行動力依然不足,有觀點認為,這將支持歐洲央行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退出寬鬆的貨幣政策,結束大規模資產購買的計畫仍需慢慢來。

近期,一直搶佔“頭條”位置的“高手”非美國總統特朗普莫屬。正式簽署對進口鋼鐵和鋁徵收高額關稅的决定,令全球市場面臨的不確定性激增。而在大洋彼岸召開的另一場具有重要意義的會議,再次令市場驚訝。此前就已有消息傳出,歐洲央行將在2018年早些時候對貨幣政策指引措辭進行調整,但1月份貨幣政策會議紀要顯示,歐洲央行的委員們認為,當前調整前瞻指引為時過早,這一表述向期待並探尋歐洲央行政策路徑調整的投資者們“潑了一盆冷水”,同時,這也令部分經濟學家降低了對於歐洲央行在3月份貨幣政策會議上調整措辭的預期。然而,不按套路出牌的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再次令市場“驚喜”。

日前,歐洲央行召開3月份貨幣政策會議,並在會後聲明中宣佈,維持當前主要再融資利率零、隔夜貸款利率0.25%以及隔夜存款利率負0.4%不變。同時,宣佈維持每月購債規模300億歐元不變,持續至今年9月;並且宣佈如果有需要,或繼續延長購債時間,直到歐洲央行管委會看到通貨膨脹率向目標水准出現持續性調整,以上這一系列表述符合市場的預期。

但值得注意的是,歐洲央行在這份貨幣政策會議聲明中強調,利率將維持在當前水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並將超過購債的期限。然而,一向小心謹慎的歐洲央行,卻出人意料地删去了此前在聲明中一直出現的“必要時擴大每月債券購買規模”的政策措辭,有分析師將該措辭的改變解讀為,歐洲央行在試圖避免過度冒險的情况下向貨幣政策正常化邁出了一小步。

事實上,在歐元區經濟持續復蘇的前提下,放弃“必要時擴大每月債券購買規模”的承諾似乎也在情理之中。德拉吉表示,此次對於量化寬鬆政策措辭的調整是一個“回顧性質”的决定,對未來並不具備暗示意義。不過,在全球貿易保護主義再次甚囂塵上之時,在面臨重要不確定性的情况下,歐洲央行作出政策措辭的改變,也是頗有信心的。而這份信心,或是來源於歐洲央行官員對於歐元區未來經濟復蘇前景的樂觀態度。

歐盟統計局日前公佈的資料顯示,經季節性調整的歐元區2017年四季度GDP環比增長0.6%,同比增長2.7%。並且回顧2017年整體表現,歐元區GDP增長2.3%,而2016年歐元區GDP增長僅為1.8%。“最新的經濟資料以及調查結果顯示,歐元區強勁和具有廣泛基礎的增長勢頭仍在繼續。”德拉吉說。與此同時,根據歐洲央行的官方預測,2018年歐元區年化實際GDP增速將達到2.4%,而2019年和2020年分別為1.9%和1.7%,這意味著,與去年12月的數據相比,歐洲央行將今年歐元區經濟增長預估小幅上調,同時保持2019年和2020年的預期不變。

歐元區經濟的增長勢頭令歐洲央行倍感欣慰,但同時對疲弱的通貨膨脹率,德拉吉並不能視而不見。歐盟統計局日前公佈的資料顯示,歐元區2月調和消費者物價指數(HICP)終值同比上升1.1%,低於1月的1.3%,也遠低於歐洲央行設定的2%的目標,而該名額在2017年2月為2%。由關鍵數據可以看出,歐元區的通貨膨脹率上行動力依然不足,有觀點認為,這將支持歐洲央行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退出寬鬆的貨幣政策,結束大規模資產購買的計畫仍需慢慢來。

德拉吉認為,歐元區覈心通脹名額依然低迷,並且尚未表現出令人信服的、持續回升的迹象。預計2018年HICP為1.4%,2019年和2020年分別為1.4%和1.7%。而歐洲央行管委斯麥茨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表示,在通脹壓力不大的情况下,歐洲央行甚至還沒有開始討論修改其貨幣政策框架或所謂的前瞻指引,這是因為現時的政策框架很適合歐元區。

事實上,除仍然低迷的通貨膨脹率外,還有一件令德拉吉“糟心”的事,那就是貿易保護主義的威脅。德拉吉在3月份貨幣政策會議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從現時的情况看,對鋼鐵和鋁徵收關稅的直接影響相對較小,但如果其他國家對此採取報復措施,那麼影響將可能變大。事實上,此次美國徵收高額關稅的消息剛剛放出時,歐盟方面就已表明了自己强烈的反對態度,並且强硬地表示若美國一意孤行,將採取報復措施。根據瑞銀集團(UBS)經濟學家的計算,鋼鐵出口僅占歐元區對美國出口的1.4%,但仍存在風險陞級帶來更大損失的危險。

事實上,美聯儲新任主席鮑威爾此前的國會證詞令市場對美聯儲年內加息4次的預期不斷升溫,而英國央行也釋放出可能以更快的速度加息。囙此,歐洲央行何時撤出寬鬆貨幣政策以及加息時點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時間點的選擇將對市場利率以及資產價格造成顯著的影響。有分析人士認為,如果需要等待前景完全清晰後才作出决定,那麼歐洲央行可能就永遠無法有機會將貨幣政策正常化。

側欄導航